星期二, 3月 13, 2018

2018年4月20日至6月10日【「六四」解碼──改革開放40年與「六四」】“June 4 Unveiled: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and 40 years of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六四解碼──改革開放40年與六四」
June 4th Museum Special Exhibition - “June 4 Unveiled: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and 40 years of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

日期: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至6月10日(星期日)
時間:中午12時至晚上7時
地點:社區文化發展中心
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2-08D室
(石硤尾港鐵站 C出口) https://goo.gl/maps/7cYb612zQeT2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64museum



  • 文章:《從解密「六四」到解碼「改革開放」》 https://goo.gl/2DdnLi 
  • 揭幕儀式於2018年4月20日下午1時舉行


支聯會今年繼續與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合辦「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專題展主題為「六四解碼:改革開放40年與六四」。內容包括從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環境五方面評價中國改革開放40年成果、八九民運與「六四」屠殺、各國「六四」解密檔案等。

支聯會誠邀全港中學老師安排學生參觀「六四紀念館」專題展,作為國民教育或通識教育的學習活動。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將提供導覽,歡迎學校和團體預約參觀,參觀時間可因應學校和團體需要安排導覽。有興趣者請將覆函電郵64museum@alliance.org.hk或傳真27706083回支聯會。

預約參觀表格
網上:https://goo.gl/forms/lRspXFB6Y21Dr5w23
下載:https://goo.gl/sVxfHF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致電24596489與「六四紀念館」職員聯繫。

**艱苦經營兩年的「六四紀念館」,在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纏擾下,終在2016年7月12日閉館。紀念館雖暫時關閉,但支聯會傳承歷史真相的工作並沒中斷,目前正積極推動「眾籌擴館」(恒生銀行戶口:368-286498-001;支票抬頭「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以物色更大面積的地方重新開館,延續傳遞「六四」真相的使命。

June 4th Museum Special Exhibition “June 4 Unveiled: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and 40 years of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

Date – 20, April 2018 (Fri) – 10, June 2018 (Sun)
Time – 12pm – 7pm
Place – Centre for Community Cultural Development (CCCD)
Address – L20 08 Room D, Jockey Club Creative Arts Centre, 30 Pak Tin Street, Shek Kip Mei, Kowloon, Hong Kong (Shek Kip Mei MTR Exit C)
Map – https://goo.gl/maps/7cYb612zQeT2

This year, the Alliance again co-organizes the June 4th Museum Special Exhibition with the Centre for Community Cultural Development “June 4 Unveiled: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and 40 years of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and the June 4 massacre, evaluate the results of reform and opening in five areas (politics, economics, society, 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introduce national June 4 decryption files.

The Alliance sincerely invites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in Hong Kong to arrange for students to visit the June 4th Museum Special Exhibition as a learning activity for national education or general education.

The June 4th Museum will provide guided tours to introduce the first ten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 The Alliance invite schools and groups to make appointments for visits. The visit time can be arranged according to the needs of schools and groups. Interested parties please send the reply slip to 64museum@alliance.org.hk or fax to the Alliance at 2770 6083.

Appointment for visit
online registration:https://goo.gl/forms/lRspXFB6Y21Dr5w23
download form:https://goo.gl/sVxfHF

If you have any enquiries, please call contact the staff of the June 4th Museum at 2459 6489.

**After having been open for two years, the June 4th Museum was closed on 12 July 2016 due to litigation by the owners’ corporation of the building in which it was housed. In spite of this, the Alliance’s work on revealing the historical truth has not been interrupted. We actively promote our ‘crowdfunding for expansion’ campaign (Hang Seng Bank account number: 368-286498-001; cheque payable to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for a bigger site to resume operations and continue our mission to convey the truth of June 4.

For details, please visit the June 4th Museum website (http://64museum.blogspot.hk)

星期六, 2月 10, 2018

2018年2月10日至2月16日【維園年宵迷你「六四紀念館」專題展:民主女神的前世今生】


自1990年開始,支聯會每年均在維園設年宵攤位,推介民運書籍及紀念品,將民主訊息帶進生活。今年投得維園年宵1號和2號攤位(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將於2月10日(星期六,年廿五)開檔,至2月16日(星期五,年初一)清晨結束,並於2月10日下午3時舉行記者會。

艱苦經營了兩年的「六四紀念館」,在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纏擾下,終在2016年7月12日閉館。紀念館雖暫時關閉,但支聯會傳承歷史真相的工作並沒中斷,目前正積極推動眾籌擴館。去年維園年宵攤位布置成迷你「六四紀念館」,市民要用手機的「負片」功能才能看到「真相」。今年繼續將攤位布置成迷你「六四紀念館」,以說故事形式介紹「民主女神」的故事。

八九民運期間,北京天安門廣場豎立民主像,有甚麼象徵意義?由誰製作?民主像身高多少和用甚麼物料製作?為甚麼安排面向毛澤東像?「六四」屠殺後,香港演藝學院仿照北京民主像製作了一尊新民主像,在維園草地和沙田中央公園豎立,但因政府拒絕撥地永久擺放,於年底埋在地下。支聯會其後曾製作不同大小民主像,擺放在多間院校,也有可供擺放在家中的小民主像,將民主訊息傳播到生活中。除了香港,在美加多個城市也豎立起民主像,建設民主中國的目標遍布全球。我們相信,民主女神終有一天會重返廣場。

支聯會最新製作劉曉波遺孀劉霞的詩句布袋和水杯,也有不同造型和功能的迷你民主像,包括卡片座、橡筋座和線扣等。另展銷最新出版《同時代人:劉曉波紀念詩集》、「六四」記憶棒、民運歌曲專輯和王丹《六四備忘錄》和《關於中國的80個問題》等書籍和T恤等,政治漫畫家尊子和馬龍亦會為市民畫肖像,替「六四紀念館」籌募擴館經費,迎接狗年來臨,祝願民主中國早日實現。所有書籍及紀念品均會以特惠價格推介給市民。

支聯會Facebook


註:以下是採用手機負片功能還原展覽相片的方法,參觀前請以附圖試習一次,以便更快捷瀏覽迷你「六四紀念館」展覽相片──

1. Android安卓機:設定⇒裝置:個人化⇒協助工具》類別:視覺⇒負片色彩⇒打開相機掣瀏覽
2. iPhone:設定⇒一般:輔助使用⇒顯示器調節⇒反轉顏色⇒經典顏色反轉⇒打開相機掣瀏覽


星期三, 9月 13, 2017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Nobel Peace Prize, Liu Xiaobo(1955-2017)

http://64museum.blogspot.hk/p/lxb19552017.html

揭頁版 https://issuu.com/64museum/docs/lxb_201709

劉曉波生平
劉曉波(1955-2017)
●籍貫:中國吉林省長春市
●學歷: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博士
●身份:作家、人權活動家、獨立中文筆會榮譽會長、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前講師
●家庭:第一任妻子陶力,育有一子劉陶,兩人在「六四」後離婚;1996年與劉霞於勞教所結婚


為民主四囚禁 劉曉波投身民主運動30餘載,獲10 多項人權獎;先後四度繫獄,累計15 年。

1989年劉曉波發起絕食聲援學生,於 「六四」 鎮壓後因 「反革命」 罪被捕,1991年出獄。1995年5月他因呼籲 「平反六四, 保障人權」 被判刑,1996年1月獲釋。同年10月,他因有份起草 《雙十宣言》,就兩岸統一政治基礎、西藏等問題發表意見,被判處勞動教養3年。
第四次入獄緣於2008年參與起草聯署 《零八憲章》。在 《憲章》 發表前夕(12月8日),劉曉波遭北京警方秘密拘押,2009年12月被當局以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囚11年。

空凳永遠留憾

2010年10月8日,諾貝爾評選委員會宣布將和平獎授予劉曉波,「表彰他為爭取和維護中國基本人權所進行的長期的、非暴力的努力」。 由於劉曉波繫獄、劉霞遭軟禁,大會只能向著一張空凳 「頒獎」。劉曉波成為繼納粹德國時期和平主義者奧西艾茲基後,在押死亡的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直播一場死亡

2017年6月26日,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通報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保外就醫,劉的好友、異見人士及各國政府紛紛敦促中國讓劉曉波依照個人意願出國就醫,但當局不予理會、嚴密監控,警告外界勿干預內政,全世界只能目睹劉曉波一點一點的死去。

7月13日劉曉波病逝,當局於3日內火速將其遺體火化和海葬。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安德森表示,「中國政府對劉曉波的早逝負有沉重責任」。

超越鐵窗的愛

劉曉波與劉霞因共同愛好文學而相識相惜,1996年10月劉曉波被判 「勞動教養」 3 年,劉霞因 「女友」 身份無權探視。「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劉霞走遍各部門申請,兩人最終獲准在勞教所內結婚。

兩人聚少離多,自劉曉波2010年獲諾貝爾和平獎後,劉霞便被當局軟禁在家﹐至今無法自由與外界聯繫,其弟劉暉更受牽連被判監11年。

劉霞患上嚴重抑鬱,至2017年3 月探監時才獲准向劉曉波透露病情。劉曉波非常擔心,終於放棄多年來留守國內抗爭的堅持,同意與劉霞一起出國,然而隨後被驗出肝癌末期。劉曉波的好友廖亦武表示,劉情願死在異國,「是要以最後的生命護送劉霞和劉暉到德國」,可惜願望最終落空。

「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劉曉波與「六四」

「六四」 是我靈魂中一道無法癒合的傷口,歲月不但無法抹去它,反而更加鮮淋。我的生命彷彿永遠停滯在這段時間中,它是墳墓,埋葬了34歲的我,誕生了不知自己為何物的我。——《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回國:
1989年民運爆發後,正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問的劉曉波於4月18日與海外知識分子聯署 《改革建言》,提出修改憲法等要求;4月22日發表 《致中國大學生的公開信》,建議出版刊物、保持與政府和學校對話等。兩份文件傳回國內引發轟動,劉曉波被視為 「六四黑手」。

4月26日,《人民日報》 發表 「四二六社論」 將學運定性為 「動亂」,劉曉波毅然放棄在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返回北京參與學運。

絕食:

5月13日,中共統戰部長閻明復與劉曉波、吾爾開希等人座談,希望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時學生能撤離廣場。劉曉波要求改正 「四二六社論」,肯定這是愛國民主運動;他也認為學生應撤離廣場,學會妥協和讓步,以獲黨內開明派支持,座談最終未能達成協議。

劉曉波勸說學生撤離不成,決心與學生共生死。6月2日下午,「廣場四君子」 (劉曉波、周舵、高新、侯德健) 開始絕食,提出四點基本口號。

一、我們沒有敵人,不要讓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們的智慧和中國的民主化進程
二、我們都需要反省,中國的落伍人人有責
三、我們首先是公民
四、我們不是尋找死亡,我們是尋找真的生命。

被捕:

6月3日晚戒嚴部隊入城,周舵、侯德健與戒嚴部隊談判,讓學生在廣場東南口撤離。劉曉波亦力勸學生撤離,希望他們放下棍棒、玻璃瓶,堅持非暴力,不要給鎮壓製造口實。他親自在紀念碑欄杆上砸爛一把半自動步槍,震得虎口和雙臂發麻。

6月4日清晨,劉曉波與大部分人從廣場撤離,他躲進外交公寓兩日,婉拒去澳洲使館避難的邀約。6月6日劉曉波於回家途中被捕。

懺悔:

1991年,劉曉波被判 「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但因 「認罪悔罪並有重大立功表現 (組織學生撤離)」,被免於刑事處分。事後他接受官媒採訪,作證 「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劉承認寫悔罪書是為保存自己,但稱當時確實沒看到廣場上死人,強調這並非因當局仁慈而是因為學生撤離,不過他後來意識到這說法的負面影響。

1992年,劉曉波寫下他的 「懺悔錄」 ── 《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在秦城監獄,我寫了悔罪書,在出賣了個人尊嚴的同時,也出賣了 「六四」 亡靈的血。出獄後,我還有個不大不小的臭名,得到過多方的關懷。而那些普通的死難者呢?那些已經失去生活能力的傷殘者呢?那些至今仍在牢獄之中的無名者呢?他們得到過什麼?——《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圖說:
  • 劉曉波與 「天安門母親」 丁子霖、蔣培坤夫婦 (右三、右二) 祭奠趙紫陽。劉曉波得知獲和平獎時,哭道:「這個獎首先是給六四亡靈的。」 
  • 1989年6月2日,「廣場四君子」(左起) 周舵、劉曉波、侯德健、高新開始絕食,抗議戒嚴和軍管,提出他們對中國民主進程的看法,並對政府和學生的失誤作出批評。


劉曉波與《零八憲章》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零八憲章》,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重判的主要罪名,也被視為劉曉波最為重要的政治遺產。《零八憲章》 緣何產生?內容是甚麼?



緣起:
《零八憲章》 受捷克斯洛伐克 《七七憲章》 (Charta 77) 所啟發。1977年,捷克反對派領袖哈維爾等人聯署,要求政府尊重人權和公民權,「促進每個捷克公民作為自由人生活和工作的可能性的實現。」

2008年是 《世界人權宣言》 公布60周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進入第30個年頭,張祖樺、劉曉波等人起草修訂《零八憲章》,呼籲政府認同普世價值,推進人權法治。《零八憲章》 原定12月10日 「世界人權日」 發布,但因劉曉波於12月8日突然被捕,《憲章》 提前一日公布,首批聯署者共303人。

內容:

《零八憲章》 重申六大基本理念: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為實現這些基本理念,《憲章》 提出19條具體主張,其中包括:

. 根據六大基本理念修改憲法
. 司法獨立,超越黨派,不受任何干預
. 實現軍隊國家化,政黨組織退出軍隊
. 全面推行民主選舉制度,落實一人一票的平等選舉權
. 保障公民結社自由權,開放黨禁
. 保障和平集會、遊行、示威和表達自由的權利
. 落實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學術自由,保障公民知情權和監督權
. 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圖說:

  • 捷克斯洛伐克的知識分子聯署發表 《七七憲章》 後,1989年捷克發生 「天鵝絨革命」,以和平的方式從共產國家變為民主國家。
  • 2017年7月11日,60名 《七七憲章》 簽署人發表聲明,向劉曉波表達尊敬與欽佩,指當局對劉曉波的迫害違法、不公 。
  •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2010年曾往布拉格中國大使館遞信,抗議重判劉曉波。
  • 中國政府一直禁制 《零八憲章》,有關報道亦遭全面禁止,但 《憲章》 至今有超過一萬人簽署。
  •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樸認為,《零八憲章》 大部分條款,都是中共憲法裏明文規定的,《憲章》 只是要求政府去監督、實施這些憲法已有的東西。
  • 2017年7月15日,支聯會舉行燭光遊行悼念劉曉波。



劉曉波思想與著作

歷史沒有必然,一個殉難者的出現就會徹底改變一個民族的靈魂,提升人的精神品質。 ——劉曉波2000年寫給廖亦武的信

劉曉波在八十年代經常發表言論,批判中國知識分子身上的民族惰性,以至中國文化對個體生命的約束與規範。1986年劉曉波撰文挑戰美學泰斗李澤厚,被稱為 「文壇黑馬」。



1989年劉曉波投身民主運動,認為民主的實驗要 「從一個學生小組,一個學生自治團體,一份民辦刊物,甚至一個家庭的民主化做起」,不主張以大規模群眾運動的方式實現民主。劉曉波一直秉持非暴力抗爭的理念,即使被重判11年,仍作出 「我沒有敵人」 的最後陳述。
清華大學前政治系講師吳強認為,劉曉波不僅以筆代刀槍,積極發出異議聲音,更重要的是參與創立了3項運動和組織,由此形成中國政治反對運動的雛形,也奠定他作為堪與曼德拉等媲美的政治家地位。

※ 「天安門母親」  劉曉波孜孜不倦地協助 「天安門母親」 整理資料,撰寫修改聲明,安排諸多事務,至2004年已蒐集126位死難者的名單,並在當年舉行有40名母親參加的集體悼念活動﹐「天安門母親」 成為有着世界影響和廣泛支持的運動。劉曉波逝世後,丁子霖稱劉 「擁有的人間大愛,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的。」

※ 獨立中文筆會
2001年,劉曉波與海外流亡的貝嶺、孟浪等共同發起創立 「獨立中文筆會」 (原名獨立中文作家筆會),並擔任筆會會長,最大限度地吸收中國政治異議者和寫作者,成為中國維權運動的核心圈子。

※ 「零八憲章」 運動劉曉波與張祖樺等人發起 「零八憲章」 運動,試圖最大範圍地動員中國的政治反對力量,開創 「漸進、和平、有序、可控」 的憲政轉型路線。首批簽署人野渡形容劉曉波是 《憲章》「靈魂所在」,《憲章》 聯署者包括體制內外不同的社會階層,「這個廣泛的階層的代表性,完全是基於劉曉波這個中心點才能凝聚一起。」

劉曉波部分著作: 
1988年《選擇的批判—與思想領袖李澤厚對話》
1992年《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2000年《劉曉波劉霞詩選》
2002年《向良心說謊的民族》
2009年《大國沉淪—寫給中國的備忘錄》

劉曉波言論:

●最令人震驚、也最殘忍的殺戮,不是戰爭時期的相互殺戮,而是強權者對無權無勢者的單方面殺戮。 —— 《共產主義殺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美國人對中國反感的主流,不是反華而是反共;中國人對美國反感,更多是源於洗腦和狹隘造成的黨國不分的混淆。—— 劉曉波寫於 「9.11恐襲」 4周年


圖說:

  • 劉曉波早已做了殉難的準備,在2000年寫給好友、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的信上說道:「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權利,必須有一個道義巨人無私地犧牲。」
  •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Zeid Ra'ad al Hussein)稱,中國乃至世界的人權運動在2017年7月13日這天,「失去了一位將畢生投入到捍衛與推廣人權的鬥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