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3, 2017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Nobel Peace Prize, Liu Xiaobo(1955-2017)

http://64museum.blogspot.hk/p/lxb19552017.html

揭頁版 https://issuu.com/64museum/docs/lxb_201709

劉曉波生平
劉曉波(1955-2017)
●籍貫:中國吉林省長春市
●學歷: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博士
●身份:作家、人權活動家、獨立中文筆會榮譽會長、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前講師
●家庭:第一任妻子陶力,育有一子劉陶,兩人在「六四」後離婚;1996年與劉霞於勞教所結婚


為民主四囚禁 劉曉波投身民主運動30餘載,獲10 多項人權獎;先後四度繫獄,累計15 年。

1989年劉曉波發起絕食聲援學生,於 「六四」 鎮壓後因 「反革命」 罪被捕,1991年出獄。1995年5月他因呼籲 「平反六四, 保障人權」 被判刑,1996年1月獲釋。同年10月,他因有份起草 《雙十宣言》,就兩岸統一政治基礎、西藏等問題發表意見,被判處勞動教養3年。
第四次入獄緣於2008年參與起草聯署 《零八憲章》。在 《憲章》 發表前夕(12月8日),劉曉波遭北京警方秘密拘押,2009年12月被當局以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囚11年。

空凳永遠留憾

2010年10月8日,諾貝爾評選委員會宣布將和平獎授予劉曉波,「表彰他為爭取和維護中國基本人權所進行的長期的、非暴力的努力」。 由於劉曉波繫獄、劉霞遭軟禁,大會只能向著一張空凳 「頒獎」。劉曉波成為繼納粹德國時期和平主義者奧西艾茲基後,在押死亡的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直播一場死亡

2017年6月26日,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通報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保外就醫,劉的好友、異見人士及各國政府紛紛敦促中國讓劉曉波依照個人意願出國就醫,但當局不予理會、嚴密監控,警告外界勿干預內政,全世界只能目睹劉曉波一點一點的死去。

7月13日劉曉波病逝,當局於3日內火速將其遺體火化和海葬。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安德森表示,「中國政府對劉曉波的早逝負有沉重責任」。

超越鐵窗的愛

劉曉波與劉霞因共同愛好文學而相識相惜,1996年10月劉曉波被判 「勞動教養」 3 年,劉霞因 「女友」 身份無權探視。「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劉霞走遍各部門申請,兩人最終獲准在勞教所內結婚。

兩人聚少離多,自劉曉波2010年獲諾貝爾和平獎後,劉霞便被當局軟禁在家﹐至今無法自由與外界聯繫,其弟劉暉更受牽連被判監11年。

劉霞患上嚴重抑鬱,至2017年3 月探監時才獲准向劉曉波透露病情。劉曉波非常擔心,終於放棄多年來留守國內抗爭的堅持,同意與劉霞一起出國,然而隨後被驗出肝癌末期。劉曉波的好友廖亦武表示,劉情願死在異國,「是要以最後的生命護送劉霞和劉暉到德國」,可惜願望最終落空。

「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劉曉波與「六四」

「六四」 是我靈魂中一道無法癒合的傷口,歲月不但無法抹去它,反而更加鮮淋。我的生命彷彿永遠停滯在這段時間中,它是墳墓,埋葬了34歲的我,誕生了不知自己為何物的我。——《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回國:
1989年民運爆發後,正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問的劉曉波於4月18日與海外知識分子聯署 《改革建言》,提出修改憲法等要求;4月22日發表 《致中國大學生的公開信》,建議出版刊物、保持與政府和學校對話等。兩份文件傳回國內引發轟動,劉曉波被視為 「六四黑手」。

4月26日,《人民日報》 發表 「四二六社論」 將學運定性為 「動亂」,劉曉波毅然放棄在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返回北京參與學運。

絕食:

5月13日,中共統戰部長閻明復與劉曉波、吾爾開希等人座談,希望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時學生能撤離廣場。劉曉波要求改正 「四二六社論」,肯定這是愛國民主運動;他也認為學生應撤離廣場,學會妥協和讓步,以獲黨內開明派支持,座談最終未能達成協議。

劉曉波勸說學生撤離不成,決心與學生共生死。6月2日下午,「廣場四君子」 (劉曉波、周舵、高新、侯德健) 開始絕食,提出四點基本口號。

一、我們沒有敵人,不要讓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們的智慧和中國的民主化進程
二、我們都需要反省,中國的落伍人人有責
三、我們首先是公民
四、我們不是尋找死亡,我們是尋找真的生命。

被捕:

6月3日晚戒嚴部隊入城,周舵、侯德健與戒嚴部隊談判,讓學生在廣場東南口撤離。劉曉波亦力勸學生撤離,希望他們放下棍棒、玻璃瓶,堅持非暴力,不要給鎮壓製造口實。他親自在紀念碑欄杆上砸爛一把半自動步槍,震得虎口和雙臂發麻。

6月4日清晨,劉曉波與大部分人從廣場撤離,他躲進外交公寓兩日,婉拒去澳洲使館避難的邀約。6月6日劉曉波於回家途中被捕。

懺悔:

1991年,劉曉波被判 「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但因 「認罪悔罪並有重大立功表現 (組織學生撤離)」,被免於刑事處分。事後他接受官媒採訪,作證 「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劉承認寫悔罪書是為保存自己,但稱當時確實沒看到廣場上死人,強調這並非因當局仁慈而是因為學生撤離,不過他後來意識到這說法的負面影響。

1992年,劉曉波寫下他的 「懺悔錄」 ── 《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在秦城監獄,我寫了悔罪書,在出賣了個人尊嚴的同時,也出賣了 「六四」 亡靈的血。出獄後,我還有個不大不小的臭名,得到過多方的關懷。而那些普通的死難者呢?那些已經失去生活能力的傷殘者呢?那些至今仍在牢獄之中的無名者呢?他們得到過什麼?——《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圖說:
  • 劉曉波與 「天安門母親」 丁子霖、蔣培坤夫婦 (右三、右二) 祭奠趙紫陽。劉曉波得知獲和平獎時,哭道:「這個獎首先是給六四亡靈的。」 
  • 1989年6月2日,「廣場四君子」(左起) 周舵、劉曉波、侯德健、高新開始絕食,抗議戒嚴和軍管,提出他們對中國民主進程的看法,並對政府和學生的失誤作出批評。


劉曉波與《零八憲章》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零八憲章》,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重判的主要罪名,也被視為劉曉波最為重要的政治遺產。《零八憲章》 緣何產生?內容是甚麼?



緣起:
《零八憲章》 受捷克斯洛伐克 《七七憲章》 (Charta 77) 所啟發。1977年,捷克反對派領袖哈維爾等人聯署,要求政府尊重人權和公民權,「促進每個捷克公民作為自由人生活和工作的可能性的實現。」

2008年是 《世界人權宣言》 公布60周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進入第30個年頭,張祖樺、劉曉波等人起草修訂《零八憲章》,呼籲政府認同普世價值,推進人權法治。《零八憲章》 原定12月10日 「世界人權日」 發布,但因劉曉波於12月8日突然被捕,《憲章》 提前一日公布,首批聯署者共303人。

內容:

《零八憲章》 重申六大基本理念: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為實現這些基本理念,《憲章》 提出19條具體主張,其中包括:

. 根據六大基本理念修改憲法
. 司法獨立,超越黨派,不受任何干預
. 實現軍隊國家化,政黨組織退出軍隊
. 全面推行民主選舉制度,落實一人一票的平等選舉權
. 保障公民結社自由權,開放黨禁
. 保障和平集會、遊行、示威和表達自由的權利
. 落實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學術自由,保障公民知情權和監督權
. 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圖說:

  • 捷克斯洛伐克的知識分子聯署發表 《七七憲章》 後,1989年捷克發生 「天鵝絨革命」,以和平的方式從共產國家變為民主國家。
  • 2017年7月11日,60名 《七七憲章》 簽署人發表聲明,向劉曉波表達尊敬與欽佩,指當局對劉曉波的迫害違法、不公 。
  •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2010年曾往布拉格中國大使館遞信,抗議重判劉曉波。
  • 中國政府一直禁制 《零八憲章》,有關報道亦遭全面禁止,但 《憲章》 至今有超過一萬人簽署。
  •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樸認為,《零八憲章》 大部分條款,都是中共憲法裏明文規定的,《憲章》 只是要求政府去監督、實施這些憲法已有的東西。
  • 2017年7月15日,支聯會舉行燭光遊行悼念劉曉波。



劉曉波思想與著作

歷史沒有必然,一個殉難者的出現就會徹底改變一個民族的靈魂,提升人的精神品質。 ——劉曉波2000年寫給廖亦武的信

劉曉波在八十年代經常發表言論,批判中國知識分子身上的民族惰性,以至中國文化對個體生命的約束與規範。1986年劉曉波撰文挑戰美學泰斗李澤厚,被稱為 「文壇黑馬」。



1989年劉曉波投身民主運動,認為民主的實驗要 「從一個學生小組,一個學生自治團體,一份民辦刊物,甚至一個家庭的民主化做起」,不主張以大規模群眾運動的方式實現民主。劉曉波一直秉持非暴力抗爭的理念,即使被重判11年,仍作出 「我沒有敵人」 的最後陳述。
清華大學前政治系講師吳強認為,劉曉波不僅以筆代刀槍,積極發出異議聲音,更重要的是參與創立了3項運動和組織,由此形成中國政治反對運動的雛形,也奠定他作為堪與曼德拉等媲美的政治家地位。

※ 「天安門母親」  劉曉波孜孜不倦地協助 「天安門母親」 整理資料,撰寫修改聲明,安排諸多事務,至2004年已蒐集126位死難者的名單,並在當年舉行有40名母親參加的集體悼念活動﹐「天安門母親」 成為有着世界影響和廣泛支持的運動。劉曉波逝世後,丁子霖稱劉 「擁有的人間大愛,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的。」

※ 獨立中文筆會
2001年,劉曉波與海外流亡的貝嶺、孟浪等共同發起創立 「獨立中文筆會」 (原名獨立中文作家筆會),並擔任筆會會長,最大限度地吸收中國政治異議者和寫作者,成為中國維權運動的核心圈子。

※ 「零八憲章」 運動劉曉波與張祖樺等人發起 「零八憲章」 運動,試圖最大範圍地動員中國的政治反對力量,開創 「漸進、和平、有序、可控」 的憲政轉型路線。首批簽署人野渡形容劉曉波是 《憲章》「靈魂所在」,《憲章》 聯署者包括體制內外不同的社會階層,「這個廣泛的階層的代表性,完全是基於劉曉波這個中心點才能凝聚一起。」

劉曉波部分著作: 
1988年《選擇的批判—與思想領袖李澤厚對話》
1992年《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2000年《劉曉波劉霞詩選》
2002年《向良心說謊的民族》
2009年《大國沉淪—寫給中國的備忘錄》

劉曉波言論:

●最令人震驚、也最殘忍的殺戮,不是戰爭時期的相互殺戮,而是強權者對無權無勢者的單方面殺戮。 —— 《共產主義殺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美國人對中國反感的主流,不是反華而是反共;中國人對美國反感,更多是源於洗腦和狹隘造成的黨國不分的混淆。—— 劉曉波寫於 「9.11恐襲」 4周年


圖說:

  • 劉曉波早已做了殉難的準備,在2000年寫給好友、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的信上說道:「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權利,必須有一個道義巨人無私地犧牲。」
  •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Zeid Ra'ad al Hussein)稱,中國乃至世界的人權運動在2017年7月13日這天,「失去了一位將畢生投入到捍衛與推廣人權的鬥士」。

星期四, 6月 15, 2017

甚麼是「八九六四」 What is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

甚麼是「八九六四」懶人包 
http://64museum.blogspot.hk/p/8964wt.html

 ・甚麼是「八九民運」? 
 ・那時有多少學生在天安門廣場? 
 ・學生在天安門絕食了幾多天? 
 ・為甚麼要鎮壓八九民運的學生? 
 ・「六四」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六四」鎮壓死了多少人? 
 ・「黃雀行動」是甚麼? 
 ・民主女神像有甚麼意義? 
 ・香港人1989年做過甚麼? 
 ・首次「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於何時舉行?
 ・What is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
 ・How many students were in the Tiananmen Square ?
 ・For how many days did the students go on hunger strike in the Tiananmen ?
 ・Why were the students in the 1989 pro-demodcracy movenment suppressed ?
 ・What happened on “June 4th" ?
 ・How many people were killed by the “June 4th" crackdown ?
 ・You many not know the Operation Yellowbird.
 ・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e Goddess of Democracy ?
 ・What had Hong Kong people done in 1989 ?

 ・When was the first “June 4th" candlelight vigil ?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圓滿結束 A successful conclusion to the “June 4th Museum” themed exhibition: What does June 4th have to do with me?


(photo by rheneas Choi)
記者會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hkalliance/videos/1533099656724460/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圓滿結束

english version below

2017年6月15日

承蒙社區文化發展中心襄助,「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六四關我?事」於6月15日圓滿結束。專題展於今年4月30日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2樓L208室舉行,共接待了逾4,000名參觀者(包括8間中學、1間大學、1個議員辦事處和2個地區團體),捐款及銷貨收入約10萬元。

專題展分資料館和體驗館兩部分,面積合計約650平方呎。資料館包括:八九民運時間廊、圖書閣、展出「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紀錄片放映和禮品閣。體驗館主要讓參觀者設身處地作出命運抉擇(擋不擋坦克?絕食不絕食?撤離不撤離?),體驗當年學生處境。

專題展以互動形式向公眾介紹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歷史,讓參觀者思考「六四」與個人、香港和中國的關係,期盼以史為鑑,共同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

除了常設展館,承蒙多個藝術團體和藝術家支持,專題展期間在創意藝術中心舉行相關活動,包括:
◆ 馮浩然、張中柱、方蘇作品展;給下一代;「六四」攝影書展(常設)
◆「六四」關我?事之「我這一代創作人」(5月6日)
◆真人圖書館
◇ 認識「八九民運」的兒童──蘇兆禧(5月7日)
◇ 藝術家陳錦成「六四」記憶(5月27日)
◆ 「為香港發聲」社區音樂工作坊(5月 13、 20、27日)
◆《709 人們》放映及映後座談會(5月14日)
◆一人一故事劇場「六四」專場(5月24日)

支聯會於1989年7月成立「中國民主運動資料中心」,是為最終在北京設立「六四紀念館」做前期準備工作,延續八九民運精神。直至2012年4月29日至6月10日在深水埗設立首個臨時「六四紀念館」和2013年4月15日至7月15日與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合作,在城大內設立第二屆臨時「六四紀念館」。

兩屆臨時紀念館反應熱烈,籌得首期於2013年10月購買尖沙咀一單位作為永久「六四紀念館」會址,於2014年4月26日正式開幕。

「六四紀念館」過去兩年,不斷遭受富好中心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纏擾,以及管理處經常滋擾參觀者,終在2016年7月12日閉館。紀念館雖暫時關閉,但支聯會傳承歷史真相的工作並沒中斷。支聯會今年初在維園年宵攤位舉辦迷你「六四紀念館」,連同這次專題展,自從2012年至今累計有逾8萬人次參觀。

「六四紀念館」尖沙咀館址於2016年底成功售出,現正物色建築面積約2,000平方呎,實用面積約1,500平方呎樓盤,重建紀念館。新館希望可以有足夠地方舉辦講座等活動,開拓紀念館的發展和教育功能。

支聯會正著手研究新紀念館地點,初步估計購買新單位的價格將接近1,500萬港元;包括出售現有單位後所得餘款、過去兩年「六四」燭光集會捐款及這一年「眾籌擴館」捐款,累積籌款金額約700萬元,還欠大約200萬港元作首期。支聯會將繼續「眾籌擴館計劃」,希望市民大力捐款支持,令支聯會能獲得所需款項,盡早重建「六四紀念館」。支聯會歡迎市民捐款(恒生銀行帳號:368-286498-001;支票抬頭: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持擴館經費,以物色更大面積的地方重新開館,延續傳遞「六四」真相的使命。


A successful conclusion to the “June 4th Museum” themed exhibition: What does June 4th have to do with me?

June 15th, 2017

Thanks to the community development center, the “June 4th Museum” themed exhibition of “What does June 4th have to do with me?” officially concluded on June 15th. The exhibition opened on April 30th, and was held in Room L208 on the 2nd floor of the Jockey Club Creative Arts Centre, and welcomed over 4,000 visitors (including groups from 8 secondary schools, 1 university, 1 district councilor office and 2 regional organizations). The total revenue from donations and sales of goods was approximately HKD$100,000.

The exhibition was divided into two sections- the information section and the experience section, the total area of which was around 650 square feet. The information section included: A hallway detailing the timeline of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book corner, display of the June 4th commemorative wine, historical documentary showing and gift shop. The experience section mainly allowed visitors to immerse themselves in the democracy movement and make salient, consequential decisions like the protesting students in that moment. (Will you block the tanks? Will you launch a hunger strike in protest? Will you evacuate?)

Through interactive methods, the exhibition introduced to visitors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as well as the brutal, bloody history of June 4th. This allowed visitors to ponder how the events of June 4th are tied to Hong Kong, China and themselves, as well as look to history as a mirror and discuss how to build a fair and equitable society.

Other than the above mentioned exhibitions, thanks to the support of many art organizations and artists, activities at the JCCAC also included:
Standing exhibition of works of Fung Ho-yin, Cheung Chung-chu and Fong So; To the next generation (standing painting session);  Standing 'June 4th' photographic book exhibition  (permanent)
What does June 4th have to do with me? “My generation of creators” (May 6th)
Library of real people
-  Meeting the children of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May 7th)
-  Memories of June 4th (May 27th)
- “A voice for Hong Kong” Community music creating (May 13th, 20th and 27th)
-“People of 709” showing and after-show discussion (May 14th)
- Playback Theatre 'June 4th' session (May 24th)

The Alliance established the “Chinese Democracy Movements Information Center” in July 1989, with the aim of eventually bringing the “June 4th Museum” to Beijing, thereby continuing the ceaseless spirit of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The first temporary June 4th Museum was established in Sham Shui Po from April 29th to June 10th 2012, and official cooperation with students from th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lasted from April 15th to July 15th 2013, which enabled the Alliance to establish the second temporary June 4th Museum in the City University.

The reaction to the two temporary memorial museums was greatly enthusiastic, and through funding, a business flat was purchased in Tsim Sha Tsui to be used for the permanent June 4th Museum, which officially opened on April 26th, 2014.

Over the two years of the June 4th Museum’s running, we had continually suffered from legal complications initiated by the Incorporated Owners of the building, and the management office constantly disturbed visitors. The museum closed in July 12th 2016. Even though the museum is temporary closed, the work of the Alliance to promote history, justice and the truth has not concluded nor wavered. The Alliance also organized a mini June 4th Museum at its lunar New Year market stall at the Victoria Park this year. Along with the recent themed exhibition, the number of visitors to the various forms of the Museum since 2012 totaled over 80,000.

The June 4th Museum’s Tsim Sha Tsui property was successfully sold at the end of 2016, and the new Museum is projected to be around 2000 square feet. The Alliance hopes that the new Museum will have enough space to organize talks, forums and other activities, furthering the Museum’s development and educational possibilities.

The Alliance is currently in the process of finding a new location for the June 4th Museum, and preliminary estimates place the price at around HKD$15 million. Thanks to the sale of the previous premises, donations from the past two years of the June 4th Candlelight vigil and the donation from a Crowdfunding Project, the accumulated fund for the new Museum premises is around $7 million, which unfortunately is still $2 million short for the first installment. The Alliance will continue the Crowdfunding Project, and we hope the citizens will support our efforts to acquire the funds needed and rebuild the June 4th Museum as early as possible. Citizen donations are warmly welcomed (Hang Seng Bank account number: 368-286498-001; cheques can be made payable to: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Through the reopening of a bigger and new memorial museum, the Alliance hopes to preserve history’s lessons and carry on the blazing, tenacious spirit of June 4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