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01, 2015

圖書閣:《回家》和《再回家》

《回家》和《再回家》
出版:我要回家運動
定價:每本八十元
民運推廣價:港幣八點九元

 「當我手執起一本政治題材的書」閱讀會
分享書目《回家》、《再回家》

流亡是一種精神的酷刑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我要回家運動」出版了《回家》和《再回家》,分別前往法國巴黎、荷蘭阿姆斯特丹和海牙、丹麥哥本哈根、瑞典松茲瓦爾和斯德哥爾摩、挪威特隆海姆、芬蘭赫爾辛基、英國倫敦、美國紐約和三藩市,以及加拿大等城市,訪問了逾五十名流亡海外民運人士他們都是在「六四」屠殺後,不容於中國而離鄉背井,有些甚至客死異鄉。

  《回家》《再回家》介紹了流亡海外民運人士的流亡過程,在異鄉重過新生活的遭遇,以及對中國的期盼。

  流亡民運人士在異鄉重建家園,有些人住下來的時間幾乎比居住在中國的時間還要長,一切重新開始,學習新的語言,適應新的生活方式,繼續學業或者開展新的事業。這個異鄉的「家」的主人,有些還孑然一身,有些締結異國情緣,生兒育女,有些與國內家人團聚,在彼邦重建家園。

  即使身在異邦,他們都沒有忘記「六四」,沒有忘記遙遠的祖國,也希望下一代能同樣愛中國。但在異邦成長的新一代,熟習當地語言和文化,與父母相比,沒有歷史包袱,沒有回國或回家的念頭,這裏就是他們的家和國。

少小離家 老大能回嗎?

  當年在通緝令上排名第二的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已經流亡超過二十六年。從二零零九年起,他向中國政府投案。在澳門、東京、華盛頓三個不同城市作出同樣的嘗試。過程略有不同,但結果是一樣的。他被澳門政府扣押一日之後遣返台灣,駐日本和美國的大使館則不得其門而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他盼以中共「通緝犯」名義「投案自首」的方式,結束流亡生活,回國探望年邁父母。但他甫抵機場,即被香港入境處人員帶走,審查數小時後被拒絕入境,原機遣返。吾爾開希表示,絕不放棄追求回家之路,他對港府的做法感到憤怒。

  過去二十多年,他從未與父母相見。「我期待在他們的有生之年能跟他們見面團聚,哪怕這種見面必須隔著監獄的玻璃牆」。

  吾爾開希的家庭是維吾爾族,父親又是局級官員,雖然從未得到過官方答案,但他猜想是這些因素,令父母從未獲批護照,令他的父母成為被祖國圈住的人。

希望是最後的仇恨子彈

  現居巴黎的前學生糾察隊隊長張健,在天安門東觀禮台對面的天安門廣場被連射三槍,其中一顆子彈留在體內近二十年。

  曾徘徊生死邊緣,活著就是賺的,一直很努力生活。第三顆子彈令他不能仰睡,每次陣痛都隨「六四」慘痛回憶一起浮現。

  但他說:要是真的有一個仇恨的子彈,希望這是一顆最後的子彈。



誠邀參觀「六四紀念館」,帶一本好書回家在暑假閱讀,了解流亡民運人士心路歷程。

歡迎在紀念館打書釘,分享閱讀心得。

《回家》和《再回家》在「六四」二十周年出版,雖已相隔六年,但再讀仍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兩書定價每本八十元,現特惠參觀「六四紀念館」人士,每本推廣價八點九元。歡迎參觀「六四紀念館」及選購民運書籍。

《回家》和《再回家》
出版:我要回家運動
定價:每本八十元
民運推廣價:八點九元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