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15, 2016

專題展覽:反對濫捕

開展日期:2016年4月15日

揭頁版及下載 pdf 

「一個人死亡是一個悲劇,一百萬人死亡就是一個統計數字。」

殺人無數的前蘇聯共產政權獨裁者斯大林的這番話,「死亡」 也可換作 「失蹤」、「拘捕」。一個人 「被失蹤」、被無理拘捕是一個悲劇,但當濫捕成風,人民長期活在恐懼中,就會漸漸變得麻木,不敢出聲、反抗了。這正是內地以至香港,現時面臨的境況。

有評論指,中共當局抓人的模式通常是:先抓人權捍衛者,再抓人權捍衛者的人權律師,然後聲援人權律師的人權捍衛者也被抓,循環往復,沒有盡頭。在 「亞文革」 陰霾下,濫捕無日無之。



▓「亞文革」續擴大


今年是 「文化大革命」 發動50周年、結束40周年,半世紀前那場泯滅人性的大浩劫,至今仍是不少國人的夢魘。不幸的是,這場劫難並未遠去,中國政治始終處於 「亞文革」 狀態。

中共黨史專家、《晚年周恩來》 的作者高文謙指出,2015年 7月 1日正式通過的 《國家安全法》 (首次納入港澳),如同當年毛澤東發動文革標誌的 「5.16通知」;隨之而來的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就如同文革之初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他警告,「這是習近平的文革2.0版本。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一切關心中國前途命運的人,對此不可掉以輕心,因為一旦成了勢頭,整個社會將沒有人能夠倖免。」

▓濫捕無日無之

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後,大搞個人崇拜,整肅意識形態,文革時期的遊街示眾變成「遊央視」認罪,大舉搜捕維權、異見、勞權、宗教人士等,中國的人權和公民社會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寒冬。

中國維權律師滕彪表示,就他過去十幾年的觀察,2003年到2013年,中國的女權、勞工、環保運動有較迅速的發展;雖然有麻煩,但還是一種向前發展。習近平上台後,情況發生了變化,律師被抓、十字架被拆、公益組織被關閉,當局把民間力量當作對政權的威脅,這是背後對維權人士下狠手的深層原因。

維權律師


中國版「美麗島事件」

從2015年7月9日凌晨維權律師王宇被國保撬門綁架開始,當局展開了一場針對維權律師的圍剿。相對於以往零散式的關押,這次大搜捕有一網打盡之勢,被指是中國版 「美麗島事件」 (1979年台灣戒嚴時期,以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核心的黨外運動人士發起遊行,要求民主自由、終結黨禁,遭暴力鎮壓,多人被捕重判) 。

這場大搜捕震驚全球,迄今逾300人受牽連,風波焦點是曾代理訪民、三鹿毒奶粉、法輪功等敏感案件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

配合《國安法》  一網打盡

中共黨史專家高文謙指,這次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是習近平中央配合新 《國安法》 出台的統一部署,目的是清除境外敵對勢力對中國搞 「顏色革命」 的隱患。這是當局趕在全面危機爆發之前所採取的清場行動,把敢於站出來說話的人掐死,並殺一儆百。

▓「被失蹤」

2015年7月9日凌晨,北京著名維權律師王宇、其丈夫包龍軍律師及16歲兒子包卓軒陸續失蹤。二三十名警員以抓吸毒人員為名,包圍王宇所住大樓,切斷其家電源和網絡,撬門將人帶走。

7月10日,王宇任職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主任周世鋒律師、周世鋒助理李姝雲律師、財務總監王方、行政助理劉四新,陸續被不明人士帶走。搜捕行動擴大,48小時內,北京、天津等15個省市陸續有維權律師與維權人士被捕。

▓「被認罪」

大搜捕啟動後10天,官媒指周世鋒、謝遠東、劉四新等人認罪。央視更播出周世鋒 「認罪懺悔」 片段,周承認給社會穩定帶來大隱患,「我認罪,希望能給我一個機會」。不過,2016年3月傳出周世鋒稱自己 「從未認罪」,也不知自己被 「上央視」。

▓正式被捕

在收押大半年後,隨着6個月監視居住期滿,最少21名維權律師正式被逮捕,當中周世鋒、王宇、王全璋、李和平、李姝雲等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連 「90後」 的律師助理趙威也未能倖免。

▓「被解聘」

自大搜捕後,辯護律師7個多月來一直無法與被捕人士會面。在正式逮捕前,當局指會見 「有礙偵查」 或 「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正式逮捕後,多名辯護律師卻突然「被解聘」,辦案警官既沒出示解聘通知書,律師要求與當事人會面證實,也被拒絕。

異見人士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以來瘋狂抓人,不只打 「老虎」,亦大舉拘捕、打壓不同政見者。分析指,習近平被政敵虎視眈眈,經濟及社會上危機四伏,抓人是要排遣不安全感,務求把威脅其權位和政權的異見者、異心者消滅殆盡。


有 「廣州三君子」 之稱的維權律師唐荊陵、異見人士袁新亭和大學教師王清營被控涉嫌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2016年1月29日分別被判刑5年、3年半和2年半。三人均是主張推進中國民主化的 《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積極推動 「公民不合作運動」,其中唐荊陵曾協助湖南已故民運人士、 「六四鐵漢」 李旺陽的家屬。

在判決後,唐荊陵明確表示不向專制政權的法庭上訴,「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訴」。唐妻汪艷芳指,有關判決非法律判決,而是政治判決,是當局對唐荊陵多年來參與維權和發起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總清算和報復。

聲援「佔中」   重判4年半

多名曾聲援香港佔領運動的異見人士遭拘捕、重判。2016年4月8日,謝文飛、王默、張聖雨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4至4年半。案件引起海內外關注,被形容有中共清算 「佔中」 的意味。

判決書指,王默和謝文飛曾多次公開宣揚 「廢除一黨專政,建立民主中國」 等訊息。2014年10月3日,他們穿上印有 「當人民恐懼政府即為暴政」 的上衣,在廣州街頭拉起印有 「自由無價!支持香港為自由而戰!」 的橫額,還將照片上載互聯網。法院認為被告意圖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判兩人罪名成立。

毋懼酷刑高喊「消滅獨裁政權」

2014年9月以來,內地已有逾百人因聲援香港佔領運動而被拘留,他們大多只是在網絡上發布一些 「支持香港」 的簡單言論或上傳一張撐傘照,就換來無了期的關押,羈押期間多受到程度不一的酷刑。

張聖雨因在廣州街頭舉牌聲援 「佔中」,2014年10月3日被警方從家中強行抓走。他在看守所內仍高喊 「打倒共產黨,消滅獨裁政權,建立民主中國」 的口號,結果被戴腳鐐手銬,用鐵鏈鎖在床上15天,吃喝和大小二便都得在床上解決。

同日被帶走的謝文飛,在看守所續喊口號聲援 「佔中」,被認為不服管教。10月5日公安對其實施 「定鐐」 體罰,長達104個小時,後又實施 「八字鐐」 (將手銬與腳銬連在一起,人行走時只能靠蹦、跳)。

習近平中央應該警惕的是文革陷阱,而不是政治異見者。     — 旅美學者吳祚來

每個人都有不合作的權利和能力。     — 「公民不合作運動」 發起人唐荊陵

當人民恐懼政府即為暴政。    — 「傘捕者」

勞權人士

內地工人權益常遭侵害,欠薪討薪事件已是家常便飯。隨着中國經濟放緩,加上去產能化、資本外移、商人「走佬」等,多地出現工廠倒閉潮,勞資糾紛大增,愈來愈多工人加入維權行列。


根據中國勞工通訊的記錄,從2011到2013年,全中國發生了1,200宗罷工和抗議,而在2014年一年就有1,300宗,在2015年這個數字上升到2,700宗,廣東省平均每天超過一宗。今年這個態勢在繼續,抗議活動有升級之勢。

▓ 討薪屢爆衝突

2016年 「兩會」 期間,黑龍江省長陸昊一句 「龍煤井下職工8萬人,到現在沒有少發一個月工資,沒有減一分收入」,激起黑龍江雙鴨山市萬名礦工及家屬連續數天集會、遊行,要求龍煤集團支付被拖欠逾半年的薪酬。當局急調數千特警及防暴隊進入礦區圍堵請願隊伍,雙方發生激烈衝突,有礦工及家屬被打傷,至少4人被捕。

「兩會」後,互聯網上傳出一組四川省閬中市法院公開審判討薪農民工的照片。8名農民工因堵路討薪,在被荷槍實彈的警察押着 「遊街示眾」 後,又被架到廣場上公開判刑6至8個月。當局欲藉此舉震懾廣大工人群眾,反而激起輿論強烈譴責,網民怒問「為何欠薪有理,討薪有罪?」直言此舉猶如回到文革時期的公審大會。

▓ 打壓勞工組織

勞工組織由於經常協助工人與資方、政府展開三方集體談判,提供法律意見,被指加深了與地方政府的矛盾。

2015年底以來,至少4家勞工組織共25名工作人員及義工被公安拘留及問話。其中 「番禺打工族服務部」 的負責人曾飛洋、工作人員朱小梅、「佛山南飛雁」 的負責人何曉波,以及勞權人士鄧小明4人被確認刑事拘留,律師多次要求探視被拒。團體批評中國執法部門濫用公權力,遏止工人實現勞動三權(集體談判、組織工會及罷工權)。

另外,撰寫 「六四」 回憶錄的勞權人士劉少明也遭刑事拘留。這些事件嚴重破壞公民社會的和諧,更與習近平宣稱 「中國高度重視人權的保障工作」 背道而馳。

恐蹈波共覆轍

在面對工人抗議、組織維權活動時,中共採取的手段是嚴密審查傳統和社交媒體,並迅速撲滅運動、瓦解組織,以防這些抗議可能凝聚成政治力量。人權觀察研究員王馬雅稱,北京擔憂工人內部更大的政治覺醒將導致更大的勞工運動,可能威脅其權力。

康奈爾大學國際勞工系助理教授弗里德曼分析,在終結波蘭共產黨統治一事上,團結工會扮演絕對的關鍵性角色。中共從中汲取教訓,盡一切可能阻止抗議的工人協同作戰。

宗教人士

在內地一向備受打壓的教會活動,近年處境更加嚴峻,有 「中國耶路撒冷」 之稱的浙江溫州成為重災區。據美國民間宗教權益組織 「對華援助協會」 的消息,2014年初以來,浙江省以拆除 「違法建築」 的名義拆除教堂及移除十字架,2015年強拆愈演愈烈。據當地基督徒不完全統計,逾1,300座十字架被拆走,20餘座教堂被強制拆除,500多信徒被抓,130多人被打傷,60多人受到行政、刑事拘留,遭逮捕或判刑的牧師和信徒逾28人。


拆十字架  打壓牧者

當局以卑劣手段強拆十字架,利用斷水斷電逼教堂就範,威脅不讓拆十字架便拆教堂。與此同時,對 「不聽話」 的牧者進行報復式打壓。為強拆十字架勇敢發聲的浙江省基督教協會會長顧約瑟牧師,2016年2月6日被以 「挪用資金」 罪名逮捕。曾公開譴責當局拆十字架的基督教牧師包國華及其妻子邢文香,也於2016年2月底被當局以職務侵佔、非法經營等罪名,分別重判14年和12年刑期。

助教徒維權律師「被認罪」

身為基督徒的北京律師張凱接受溫州100多家教會的委託,組織由30名律師組成的團隊,協助教徒在拆十字架運動中維權。2015年8月25日,張凱被溫州警方帶走,並以涉嫌 「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境外竊取、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 」 監視居住6 個月。2016年2 月官方電視台播放了張凱 「認罪」 的畫面,他承認「違反了國家法律,擾亂了社會秩序,危害了國家安全」,之後被改為刑事拘留。3月23日,張凱在微博上報平安,稱已獲釋回到內蒙古老家,但拒絕透露被捕詳情。


女權人士


女權NGO「眾澤」 遭取締

2016年1月29日上午,為婦女提供法律援助的非政府組織 「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服務中心」 被有關部門要求,必須在春節前關閉,停止工作和資金資助。2016年2月1日,該中心正式歇業。
「眾澤」 的前身為「北京大學法學院婦女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成立於1955年,是中國第一家專門從事婦女法律援助及研究的公益性民間組織,免費為貧弱婦女代理法律案件,喚醒貧弱婦女的維權意識和法律意識。

多年來,「眾澤」 向全國各地提供免費法律諮詢10萬多件,免費辦理案件3,000多件。其中包括四川下崗女工李彥死刑案,李彥因不堪家暴殺死丈夫,被法院判死刑。「眾澤」 代理該案,推翻了原來的死刑判決。

1998年6月、2001年1月和2005年7月,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夫人希拉里及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夫人、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公室副專員威廉·梅爾·康女士、歐盟主席巴羅佐夫人及大使夫人分別訪問 「眾澤」。

「女權五姐妹」受打壓

2015年 「三八」 國際婦女節前夕,5名女青年韋婷婷、鄭楚然 (大兔)、武嶸嶸、李婷婷 (麥子)、王曼計劃開展反對公共汽車及地鐵性騷擾的普法活動,卻遭到警方抓捕和刑事拘留,並搜查浙江女權公益機構 「杭州蔚之鳴」,引起國內及國際各界震驚,被稱為 「女權五姐妹」 案。

五姐妹雖然後來被釋放,但警方至今拒絕撤銷該案,拒絕撤銷對她們的取保候審。五姐妹仍然被當作犯罪嫌疑人,而 「杭州蔚之鳴」 也於2015年5月底被逼關閉。

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女權雖然不如法輪功、西藏、新疆等問題那樣敏感,但組織化的形式和街頭抗爭,也是當局打擊的對象。習近平在女權問題上明顯開倒車,習的腦子裏沒有女權的想法,還是男權主義,且與專制結合在一起,上台後加大了打擊力度。

《紐約時報》 引述長期從事婦女權益推廣活動人士:他們似乎正以所有有影響力的人為目標,殺一儆百。對思想和言論的控制正在加強。


「三八國際婦女節」在中國儼然已成「三八騷擾婦女節」、「三八打壓婦女節」  — 北京益仁平中心理事陸軍


近年女權運動

內地女權行動人士通過訴訟、立法倡導和行為藝術等方式,致力推動中國婦女權利進步。

●抗議學校性侵行為藝術 「校長開房找我,放過小學生」

●反對性騷擾行為藝術 「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反家暴行為藝術 「血染的婚紗」

●公共空間平權行為藝術 「佔領男廁所」

●剃光頭抗議教育部高考性別歧視


言論 出版 新聞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以來,厲行 「收權、收槍、收嘴」。國際記者權益組織「記者無國界」2014年3月發表聲明,批評習近平是信息自由的敵人,譴責中國對記者的騷擾日益嚴重,虐待網絡異議人士和活動人士。根據「記者無國界」發布的全球媒體自由度報告,中國的新聞自由指數在180個國家裏排在第175位,為關押新聞工作者最多的國家。該組織指,習近平無愧於「互聯網的敵人」的稱號。



近年中共收緊言論動作

▓ 獨立記者高瑜被指向境外網站提供中共9號文件內容,即不准高校談及新聞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所謂 「七不講」 禁令,被控 「洩密罪」 判刑5年、監外執行

▓ 地產大亨任志強因質疑習近平 「媒體姓黨」,遭黨媒文革式圍剿

▓ 跨境跨國擄走出售 「禁書」 的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桂敏海等人

▓ 央視名主持畢福劍因在私人飯局調侃毛澤東,遭當局認定違紀、免職

▓ 禁止外企及中外合資公司在華發布文本、地圖、影音視頻等

▓ 不斷打壓大V、升級防火牆;出台新法,社交平台發虛假消息可判監7年


「媒體姓黨」  掀文革式圍剿

習近平2016年2月19日視察 《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明確要求官媒 「必須姓黨」。央視更打出 「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 的標語,新華社發表讚頌習近平視察的 「馬屁詩」,反映媒體不僅是姓黨、更是姓習

一向敢言的地產大亨任志強在微博質疑,「人民政府啥時候改黨政府了?花的是黨費嗎」、「黨所有的媒體都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遺忘的角落了!」

任志強的微博隨即被關,各級官媒發動文革式大批判,斥任為 「境外敵對勢力代理人」、「喪失黨性甚至人性」,攻勢之猛烈猶如 《海瑞罷官》 遭遇的最初炮火。不過,這場圍剿其後被叫停,分析指涉及中共黨內兩股勢力博奕。

一封「倒習信」  株連一群媒體人

新疆官方網媒 《無界新聞》 2016年3月4日因轉刊一篇名為 《關於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引起連串風波,一名員工透露共有20人因此被捕,包括無界執行總裁歐陽洪亮、執行主編黃志傑等。旅居香港多年,曾任職 《陽光時務》 副主編、端傳媒政經評論部主編的賈葭也於3月15日在離京赴港途中 「被失蹤」,10天後獲釋。

除內地傳媒人,現居紐約、原名溫雲超的異見人士北風,其在內地的家人也遭當局 「綁架」;居於德國的 《南都周刊》 前主筆長平也表示,由於他在 《德國之聲》 專欄撰文評論上述事件,令身處內地的家人受牽連,被中國警方控制、「綁架」。長平直指,「國保出面,我的弟弟變李波。」

他日君體消失也相同

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被失蹤」 案顯示,內地的濫捕魔爪已伸至香港, 「一國兩制」 已敲響喪鐘。李波雖多番強調自願返回內地,但對於為何要偷渡、如何偷渡等關鍵問題三緘其口,疑點重重。如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所言,「一般智力的人都覺問題多過答案」


2015年10月開始,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敏海、職員呂波、張志平、林榮基先後在泰國、 深圳失蹤。在4人失蹤後,曾表示不敢返內地的書店股東李波,也於同年12月30日在香港 「人間蒸發」,直至李波太太報警後,他才稱以 「自己方式」 回內地。其後屢次 「被致函」、「被報平安」、甚至上官媒 「被認錯」、「被放棄居英權」。

事件引起軒然大波,國際高度關注。呂波與張志平於2016年3月初返港,李波亦於3月24日返港到警署銷案,表示不再經營書店,並呼籲香港同業 「不要再做」,翌日重返內地。


李波案四大疑團

如何「偷渡」  警方為何放行?

李波2015年12月底失蹤,當時入境處並無李波出入境紀錄,李波的回鄉證亦在家。其後李波稱 「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後又指自己是經朋友安排 「偷渡」 回內地,惟一直無詳細交代如何前赴內地。而若李波涉 「偷渡」 ,為何中港警方不執法,他仍可來去自如?

前後判若兩人  被「洗腦」?

李波失蹤前曾接受訪問,表示 「暫時不敢回內地」,失蹤初期致電太太時突然改說普通話且欲言又止,疑受監控。但後期李波改稱自己 「情況很好」,又稱 「自願」 協助調查,回港後更大讚內地執法文明等。李波失蹤前後態度迥異,恍若被 「洗腦」,惹人懷疑。

協助調查?  賣「禁書」 出事?

銅鑼灣書店以出售內地 「禁書」 見稱,加上相關人士相繼失蹤,令人懷疑李波是因出版題材敏感書籍而被帶走。李波雖稱自己是 「協助調查」,但語焉不詳。如果是協助調查,為何要非法離境?為何內地人員要繞過香港的執法機關 「邀請」 李波協助調查?

李太作「人質」   換李波回港?

李波回港期間頻頻拿手機玩自拍,以示自己是 「自由身」,但始終未見太太陪伴在側。有傳媒在李波返港當日早上,發現李太拖篋離家;其後記者致電李太,傳來的鈴聲顯示她身在境外,估計正在內地。


曾以為香港很安全……

越境綁架:港人憂慮就算身處香港,沒有觸犯香港法例,只要有可能干犯內地規例或內地機關想 「邀請」 協助調查,大家隨時可能成為下一個李波,以 「自己方式」 失蹤。

出版自由:香港沒有 「禁書」 ,如果相關書籍涉虛假內容或誹謗,受害人可入禀法庭, 但現時出版自由嚴重受損。此次事件據稱主要與 《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 一書有關。

一國兩制:中央對於香港的內部事務如選舉、媒體運作等諸多干預,李波事件反映北京干預的手段更狠辣、肆無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