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3, 2017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Nobel Peace Prize, Liu Xiaobo(1955-2017)

http://64museum.blogspot.hk/p/lxb19552017.html

揭頁版 https://issuu.com/64museum/docs/lxb_201709

劉曉波生平
劉曉波(1955-2017)
●籍貫:中國吉林省長春市
●學歷: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博士
●身份:作家、人權活動家、獨立中文筆會榮譽會長、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前講師
●家庭:第一任妻子陶力,育有一子劉陶,兩人在「六四」後離婚;1996年與劉霞於勞教所結婚


為民主四囚禁 劉曉波投身民主運動30餘載,獲10 多項人權獎;先後四度繫獄,累計15 年。

1989年劉曉波發起絕食聲援學生,於 「六四」 鎮壓後因 「反革命」 罪被捕,1991年出獄。1995年5月他因呼籲 「平反六四, 保障人權」 被判刑,1996年1月獲釋。同年10月,他因有份起草 《雙十宣言》,就兩岸統一政治基礎、西藏等問題發表意見,被判處勞動教養3年。
第四次入獄緣於2008年參與起草聯署 《零八憲章》。在 《憲章》 發表前夕(12月8日),劉曉波遭北京警方秘密拘押,2009年12月被當局以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判囚11年。

空凳永遠留憾

2010年10月8日,諾貝爾評選委員會宣布將和平獎授予劉曉波,「表彰他為爭取和維護中國基本人權所進行的長期的、非暴力的努力」。 由於劉曉波繫獄、劉霞遭軟禁,大會只能向著一張空凳 「頒獎」。劉曉波成為繼納粹德國時期和平主義者奧西艾茲基後,在押死亡的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直播一場死亡

2017年6月26日,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通報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保外就醫,劉的好友、異見人士及各國政府紛紛敦促中國讓劉曉波依照個人意願出國就醫,但當局不予理會、嚴密監控,警告外界勿干預內政,全世界只能目睹劉曉波一點一點的死去。

7月13日劉曉波病逝,當局於3日內火速將其遺體火化和海葬。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安德森表示,「中國政府對劉曉波的早逝負有沉重責任」。

超越鐵窗的愛

劉曉波與劉霞因共同愛好文學而相識相惜,1996年10月劉曉波被判 「勞動教養」 3 年,劉霞因 「女友」 身份無權探視。「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劉霞走遍各部門申請,兩人最終獲准在勞教所內結婚。

兩人聚少離多,自劉曉波2010年獲諾貝爾和平獎後,劉霞便被當局軟禁在家﹐至今無法自由與外界聯繫,其弟劉暉更受牽連被判監11年。

劉霞患上嚴重抑鬱,至2017年3 月探監時才獲准向劉曉波透露病情。劉曉波非常擔心,終於放棄多年來留守國內抗爭的堅持,同意與劉霞一起出國,然而隨後被驗出肝癌末期。劉曉波的好友廖亦武表示,劉情願死在異國,「是要以最後的生命護送劉霞和劉暉到德國」,可惜願望最終落空。

「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劉曉波與「六四」

「六四」 是我靈魂中一道無法癒合的傷口,歲月不但無法抹去它,反而更加鮮淋。我的生命彷彿永遠停滯在這段時間中,它是墳墓,埋葬了34歲的我,誕生了不知自己為何物的我。——《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回國:
1989年民運爆發後,正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問的劉曉波於4月18日與海外知識分子聯署 《改革建言》,提出修改憲法等要求;4月22日發表 《致中國大學生的公開信》,建議出版刊物、保持與政府和學校對話等。兩份文件傳回國內引發轟動,劉曉波被視為 「六四黑手」。

4月26日,《人民日報》 發表 「四二六社論」 將學運定性為 「動亂」,劉曉波毅然放棄在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返回北京參與學運。

絕食:

5月13日,中共統戰部長閻明復與劉曉波、吾爾開希等人座談,希望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時學生能撤離廣場。劉曉波要求改正 「四二六社論」,肯定這是愛國民主運動;他也認為學生應撤離廣場,學會妥協和讓步,以獲黨內開明派支持,座談最終未能達成協議。

劉曉波勸說學生撤離不成,決心與學生共生死。6月2日下午,「廣場四君子」 (劉曉波、周舵、高新、侯德健) 開始絕食,提出四點基本口號。

一、我們沒有敵人,不要讓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們的智慧和中國的民主化進程
二、我們都需要反省,中國的落伍人人有責
三、我們首先是公民
四、我們不是尋找死亡,我們是尋找真的生命。

被捕:

6月3日晚戒嚴部隊入城,周舵、侯德健與戒嚴部隊談判,讓學生在廣場東南口撤離。劉曉波亦力勸學生撤離,希望他們放下棍棒、玻璃瓶,堅持非暴力,不要給鎮壓製造口實。他親自在紀念碑欄杆上砸爛一把半自動步槍,震得虎口和雙臂發麻。

6月4日清晨,劉曉波與大部分人從廣場撤離,他躲進外交公寓兩日,婉拒去澳洲使館避難的邀約。6月6日劉曉波於回家途中被捕。

懺悔:

1991年,劉曉波被判 「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但因 「認罪悔罪並有重大立功表現 (組織學生撤離)」,被免於刑事處分。事後他接受官媒採訪,作證 「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劉承認寫悔罪書是為保存自己,但稱當時確實沒看到廣場上死人,強調這並非因當局仁慈而是因為學生撤離,不過他後來意識到這說法的負面影響。

1992年,劉曉波寫下他的 「懺悔錄」 ── 《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在秦城監獄,我寫了悔罪書,在出賣了個人尊嚴的同時,也出賣了 「六四」 亡靈的血。出獄後,我還有個不大不小的臭名,得到過多方的關懷。而那些普通的死難者呢?那些已經失去生活能力的傷殘者呢?那些至今仍在牢獄之中的無名者呢?他們得到過什麼?——《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圖說:
  • 劉曉波與 「天安門母親」 丁子霖、蔣培坤夫婦 (右三、右二) 祭奠趙紫陽。劉曉波得知獲和平獎時,哭道:「這個獎首先是給六四亡靈的。」 
  • 1989年6月2日,「廣場四君子」(左起) 周舵、劉曉波、侯德健、高新開始絕食,抗議戒嚴和軍管,提出他們對中國民主進程的看法,並對政府和學生的失誤作出批評。


劉曉波與《零八憲章》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零八憲章》,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重判的主要罪名,也被視為劉曉波最為重要的政治遺產。《零八憲章》 緣何產生?內容是甚麼?



緣起:
《零八憲章》 受捷克斯洛伐克 《七七憲章》 (Charta 77) 所啟發。1977年,捷克反對派領袖哈維爾等人聯署,要求政府尊重人權和公民權,「促進每個捷克公民作為自由人生活和工作的可能性的實現。」

2008年是 《世界人權宣言》 公布60周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進入第30個年頭,張祖樺、劉曉波等人起草修訂《零八憲章》,呼籲政府認同普世價值,推進人權法治。《零八憲章》 原定12月10日 「世界人權日」 發布,但因劉曉波於12月8日突然被捕,《憲章》 提前一日公布,首批聯署者共303人。

內容:

《零八憲章》 重申六大基本理念: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為實現這些基本理念,《憲章》 提出19條具體主張,其中包括:

. 根據六大基本理念修改憲法
. 司法獨立,超越黨派,不受任何干預
. 實現軍隊國家化,政黨組織退出軍隊
. 全面推行民主選舉制度,落實一人一票的平等選舉權
. 保障公民結社自由權,開放黨禁
. 保障和平集會、遊行、示威和表達自由的權利
. 落實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學術自由,保障公民知情權和監督權
. 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圖說:

  • 捷克斯洛伐克的知識分子聯署發表 《七七憲章》 後,1989年捷克發生 「天鵝絨革命」,以和平的方式從共產國家變為民主國家。
  • 2017年7月11日,60名 《七七憲章》 簽署人發表聲明,向劉曉波表達尊敬與欽佩,指當局對劉曉波的迫害違法、不公 。
  •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2010年曾往布拉格中國大使館遞信,抗議重判劉曉波。
  • 中國政府一直禁制 《零八憲章》,有關報道亦遭全面禁止,但 《憲章》 至今有超過一萬人簽署。
  •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樸認為,《零八憲章》 大部分條款,都是中共憲法裏明文規定的,《憲章》 只是要求政府去監督、實施這些憲法已有的東西。
  • 2017年7月15日,支聯會舉行燭光遊行悼念劉曉波。



劉曉波思想與著作

歷史沒有必然,一個殉難者的出現就會徹底改變一個民族的靈魂,提升人的精神品質。 ——劉曉波2000年寫給廖亦武的信

劉曉波在八十年代經常發表言論,批判中國知識分子身上的民族惰性,以至中國文化對個體生命的約束與規範。1986年劉曉波撰文挑戰美學泰斗李澤厚,被稱為 「文壇黑馬」。



1989年劉曉波投身民主運動,認為民主的實驗要 「從一個學生小組,一個學生自治團體,一份民辦刊物,甚至一個家庭的民主化做起」,不主張以大規模群眾運動的方式實現民主。劉曉波一直秉持非暴力抗爭的理念,即使被重判11年,仍作出 「我沒有敵人」 的最後陳述。
清華大學前政治系講師吳強認為,劉曉波不僅以筆代刀槍,積極發出異議聲音,更重要的是參與創立了3項運動和組織,由此形成中國政治反對運動的雛形,也奠定他作為堪與曼德拉等媲美的政治家地位。

※ 「天安門母親」  劉曉波孜孜不倦地協助 「天安門母親」 整理資料,撰寫修改聲明,安排諸多事務,至2004年已蒐集126位死難者的名單,並在當年舉行有40名母親參加的集體悼念活動﹐「天安門母親」 成為有着世界影響和廣泛支持的運動。劉曉波逝世後,丁子霖稱劉 「擁有的人間大愛,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的。」

※ 獨立中文筆會
2001年,劉曉波與海外流亡的貝嶺、孟浪等共同發起創立 「獨立中文筆會」 (原名獨立中文作家筆會),並擔任筆會會長,最大限度地吸收中國政治異議者和寫作者,成為中國維權運動的核心圈子。

※ 「零八憲章」 運動劉曉波與張祖樺等人發起 「零八憲章」 運動,試圖最大範圍地動員中國的政治反對力量,開創 「漸進、和平、有序、可控」 的憲政轉型路線。首批簽署人野渡形容劉曉波是 《憲章》「靈魂所在」,《憲章》 聯署者包括體制內外不同的社會階層,「這個廣泛的階層的代表性,完全是基於劉曉波這個中心點才能凝聚一起。」

劉曉波部分著作: 
1988年《選擇的批判—與思想領袖李澤厚對話》
1992年《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2000年《劉曉波劉霞詩選》
2002年《向良心說謊的民族》
2009年《大國沉淪—寫給中國的備忘錄》

劉曉波言論:

●最令人震驚、也最殘忍的殺戮,不是戰爭時期的相互殺戮,而是強權者對無權無勢者的單方面殺戮。 —— 《共產主義殺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美國人對中國反感的主流,不是反華而是反共;中國人對美國反感,更多是源於洗腦和狹隘造成的黨國不分的混淆。—— 劉曉波寫於 「9.11恐襲」 4周年


圖說:

  • 劉曉波早已做了殉難的準備,在2000年寫給好友、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的信上說道:「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權利,必須有一個道義巨人無私地犧牲。」
  •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Zeid Ra'ad al Hussein)稱,中國乃至世界的人權運動在2017年7月13日這天,「失去了一位將畢生投入到捍衛與推廣人權的鬥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