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設展覽

毋忘六四.呼喚良知

黑暗向黎明開始了公開大屠殺
千萬個手無寸鐵的孩子們
倒在了不分青紅皂白的槍口下

──楊春光《太陽與人和槍口》

  1989年浩瀚壯闊的民主運動以血腥屠殺收場,是中國歷史上令人心碎的一頁。中共自1949年建政後,政治運動連綿不絕,土改、鎮反、三反、肅反、四清、反右以至文化大革命,戕害國民無數,「六四」屠殺再一次戳破人民對政府的幻想。



連結:八九中國民運時間軸

  文革十年,神州滿目瘡痍,鄧小平於1978年啟動改革開放,「在國家所有制外允許私有財產,在中央計劃之外允許市場經濟,在政治獨裁下容忍一定程度的經濟與文化自由」(金耀基語)。民眾生活有所改善,不少學生出國留學,帶來各種西方流派思潮,中國經歷了一段政治相對寬鬆、思想解放、文化絢爛的時期。然而,改革十年也臨到樽頸位,市場與計劃經濟不協調,價格雙軌制導致「官倒」狂潮不可收拾,特權階層利用關係倒賣物資,貪污加劇,物價飛漲,1988年中國通脹高達19%,民怨沸騰。

  開放型經濟改革與專權式政治體制無法並存,至今仍是中共執政的死穴。八九民運爆發前幾年,政制改革已成為黨內外的巨大聲音,1976年周恩來逝世引發的「四五天安門事件」、80年代初的西單民主牆運動、1986年導致胡耀邦下台的「八六學潮」等,可謂八九民運的「前奏」。

  從國際角度看,八九民運亦非孤立事件,1980年代社會主義國家頻繁出現政治動盪。「六四」當天,波蘭團結工會在選舉中獲勝,最終促使波蘭共產黨垮台。數月後,柏林圍牆倒塌,捷克天鵝絨革命,羅馬尼亞壽西斯古遭處決,兩年後蘇聯亦宣告解體。


──春夏之交──

悼胡


英雄胡不長壽,後輩誰來耀邦
  ───廣場輓聯



官方: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病逝。胡是中共極少數為政清廉的領導人之一,但在1987年1月被指「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逼下台。

學生:4月16日,北大、清華、人民大學等校出現悼念胡耀邦的大字報。翌日,數千名大學生遊行至天安門廣場,徹夜不散。18日,數萬學生聚集天安門廣場,提出民主改革及為胡耀邦平反等7項要求。

19日,學生赴新華門靜坐,要求與領導人對話,遭公安武力驅散,300多名學生被打傷。21日學生罷課抗議武警鎮壓,嚴家其、李澤厚及包遵信等47名知識分子,向中共中央遞交聯名公開信,要求肯定學生的訴求。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簡稱「學聯」)派4名代表往北京,了解學運情況及與當地學生交流。

官方:4月22日,中共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胡耀邦追悼會,拒絕讓學生參加。

學生:20萬學生齊集天安門廣場,要求參加官方追悼會及與領導人對話,並再次遞交請願信,其中3名學生代表學跪地約半小時,但政府置之不理。


遊行

我們走了,衝向天安門廣場,我們並不奢望烈士的稱號,只求作一個大寫的人。
  ────北京師範大學學生遺書



官方:4月23日,中共黨總書記趙紫陽赴北韓訪問。

學生:4月24日,北京所有高校罷課。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因刊載悼胡文章,遭上海市委禁制發行。

官方: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措詞強硬的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把學運定性為「動亂」,激化學生與政府之間的矛盾。



【「四二六社論」全文】-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

  在悼念胡耀邦同志逝世的活動中,廣大共產黨員、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幹部、解放軍和青年學生,以各種形式表達自己的哀思,並表示要化悲痛為力量,為實現四化、振興中華貢獻力量。
 
  在悼念活動期間,也出現了一些不正常情況。極少數人藉機製造謠言,指名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蠱惑群眾衝擊黨中央、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新華門;甚至還有人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等反動口號;在西安、長沙發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搶、燒的嚴重事件。

  考慮到廣大群眾的悲痛心情,對於青年學生感情激動時某些不妥當的言行,黨和政府採取了容忍和剋制態度。在二十二日胡耀邦同志追悼大會召開前,對於先期到達天安門廣場的一些學生並沒有按照慣例清場,而是要求他們遵守紀律,共同追悼胡耀邦同志。由於大家的共同努力,保證了追悼大會在莊嚴肅穆的氣氛中順利進行。

  但是,在追悼大會後,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繼續利用青年學生悼念胡耀邦同志的心情,製造種種謠言,蠱惑人心,利用大小字報污衊、謾罵、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公然違反憲法,鼓動反對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在一部分高等學校中成立非法組織,向學生會「奪權」,有的甚至搶佔學校廣播室;在有的高等學校中鼓動學生罷課、教師罷教,甚至強行阻止同學上課;盜用工人組織的名義,散發反動傳單;並且四處串聯,企圖製造更大的事端。

  這些事實表明,極少數人不是在進行悼念胡耀邦同志的活動,不是為了在中國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進程,也不是有些不滿發發牢騷。他們打著民主的旗號破壞民主法制,其目的是要搞散人心,搗亂全國,破壞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這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其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這是擺在全黨和全國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場嚴重的政治鬥爭。

  如果對這場動亂姑息縱容,聽之任之,將會出現嚴重的混亂局面,全國人民,包括廣大青年學生所希望的改革開放,治理整頓,建設發展,控制物價,改善生活,反對腐敗現象,建設民主與法制,都將化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喪失殆盡,全民族振興中華的宏偉願望也難以實現。一個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國,將變為一個動亂不安的沒有前途的中國。

  全黨和全國人民都要充分認識這場鬥爭的嚴重性,團結起來,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堅決維護得來不易的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維護憲法,維護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決不允許成立任何非法組織;對以任何借口侵犯合法學生組織權益的行為要堅決制止;對蓄意造謠進行誣陷者,要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禁止非法遊行示威,禁止到工廠、農村、學校進行串聯;對於搞打、砸、搶、燒的人要依法制裁;要保護學生上課學習的正當權利。廣大同學真誠地希望消除腐敗,推進民主,這也是黨和政府的要求,這些要求只能在黨的領導下,加強治理整頓,積極推進改革,健全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來實現。

  全黨同志、全國人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不堅決地制止這場動亂,將國無寧日。這場鬥爭事關改革開放和四化建設的成敗,事關國家民族的前途。中國共產黨各級組織、廣大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各民主黨派、愛國民主人士和全國人民要明辨是非,積極行動起來,為堅決、迅速地制止這場動亂而鬥爭!

學生:4月27日,逾20萬學生大遊行,百萬市民夾道聲援,政府派軍警阻截,但學生市民合力擊潰軍警防線。28日,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簡稱「北高聯」)成立。

官方:4月29日,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和國家教委副主任何東昌跟全國學聯邀請的學生對話,吾爾開希因被禁發言而退席,北高聯不承認是次對話。30日,趙紫陽從平壤返京。

學生:5月1日,北高聯發表《致香港同胞書》,呼籲香港市民支持學運;香港學聯宣布成立「中國民主基金」,發動籌款活動。2日,北京學生組成「對話代表團」,提出對話條件、內容及時間,限時答覆,否則再上街遊行。

官方:5月3日,袁木拒絕與學生對話,稱北高聯為非法組織,並指學生背後有「黑手」。趙紫陽在「紀念五四運動七十周年大會」,表示要愛護青年,但強調必須創造安定的局面。

學生:5月4日,學生藉「五四運動」70周年再度發起大遊行,全國響應。學運漸轉化為要求新聞自由、打擊貪污及繼續推行改革開放的民主運動。香港13間大專院校首次聯手舉行集會遊行,聲援北京學運,出席學生約3,000人,市民約2,000人。

官方:趙紫陽對亞洲發展銀行成員發言,肯定學生的愛國熱情,並指出民眾不滿在於法制不健全,腐敗不能及時清除,政治透明度不夠,提出要與學生和群眾廣泛對話。

學生:5月9日,逾千名新聞記者和編輯向全國記者協會請願,要求與主管宣傳的領導對話,討論《世界經濟導報》遭禁制事件,擴大新聞自由,學生到場聲援。


絕食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
  ──北京高校學生《絕食書》



學生:5月13日,學生趁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在廣場發起絕食請願,絕食的學生、市民達3,000人。香港逾20名「四五行動」成員14日開始在天星碼頭絕食,學聯於14日派出兩名代表攜帶14萬元赴京支援學運,而20學聯名代表亦於15日起在新華社門前絕食。

16日,絕食行動升級為絕水絕食,不支倒地學生超過500人。北京各界目睹學生捱餓,政府卻置之不理,紛紛上街聲援。全國各省市、香港、台灣、澳門及海外均有聲援行動,學運演變成全球華人爭取民主運動。

官方:統戰部部長閻明復和教委主任李鐵映5月14日與學生對話,但在是否撤回「四二六」社論和電視直播對話的問題上無法協議,談判破裂。公安局宣布翌日封閉廣場,以迎接戈爾巴喬夫到訪,但歡迎儀式最終改在機場舉行。5月17日,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發表聲明,肯定學運是愛國運動,呼籲學生停止絕食。

學生:天安門廣場絕食學生已有2000千餘人送院救治;香港6,000多名學生和市民遊行至新華社請願。

官方:5月18日,總理李鵬會見絕食學生代表,聲言政府和黨中央沒有說學生搞動亂,但又稱北京陷入無政府狀態,最終雙方不歡而散。

學生:5月19日凌晨,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慰問學生,含淚道歉:「同學們,我們來得挺晚了,對不起同學們。」由於趙態度誠懇,學生宣布停止絕食,改為靜坐。當時廣場上絕食和聲援的學生近20萬人。


戒嚴

訓練有素的士兵
以最標準最莊嚴的姿勢
護衛著那個彌天大謊
  ──劉曉波《站在時間的詛咒中》  



官方:5月20日,李鵬發表講話,稱北京陷入無政府狀態,將學運定性為「動亂」,宣布北京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及新聞封鎖。軍隊源源開入京城,但屢遭市民及學生攔截,軍人沒有作出強制行動。

學生:戒嚴令頒布後,學生即時宣布廣場20萬人大絕食抗議。同日,4萬港人在8號風球下上街,高呼「打倒李鵬」、「李鵬下台」等口號,抗議北京戒嚴;澳門逾萬人冒9號風球在大三巴集會,遊行至新華社,抗議鎮壓學運。21日,香港出現首次歷史性的百萬人大遊行,「全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於遊行中宣布成立;《文匯報》是日社論開天窗,寫上「痛心疾首」四字,抗議北京政府宣布戒嚴。

23日,3名來自湖南的青年喻東嶽、余志堅、魯德成,將標語「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張貼於天安門城樓的門洞旁,並將盛滿顏料的蛋殼扔向毛像。3人其後被以「反革命破壞」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分別判處16年、20年及無期徒刑。

官方:5月25日,李鵬在宣布戒嚴令後第6天首次公開露面。而曾肯定學潮是愛國運動的人大委員長萬結束加拿大訪問回國,卻以健康理由暫住上海,沒有回北京。26日,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表決支持李鵬及楊尚昆的戒嚴措施。

學生:26日,香港學聯再派代表攜帶90萬元以及醫療物資、資訊設備、禦寒用品等,給予北京絕食學生。27日,香港演藝界200多人在跑馬地馬場舉行「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籌得1,200萬元支援學運。28日,響應北京學生號召的「全球華人民主大遊行」,香港150萬人上街。

30日,民主女神像於天安門廣場豎立,官方發文狠批。


屠殺

黑暗向黎明開始了公開大屠殺
千萬個手無寸鐵的孩子們
倒在了不分青紅皂白的槍口下
  ──楊春光《太陽與人和槍口》






連結:說出真相「六四」難屬《探訪紀實》


官方:6月2日至3日,軍隊分批秘密進城。3日晚10時起,政府下令戒嚴部隊不要理會民眾阻攔,派出裝甲車掃除路障,撞殺人牆,強行開往天安門廣場;其間軍人從木樨地、復興門、六部口至建國門一帶的長安街,大開殺戒,死傷無數。4日凌晨,軍隊進駐天安門廣場清場,學生及市民被迫撤走,女神像遭坦克推倒輾毀。軍隊於早上和下午繼續向民眾開槍,傷亡人數無法估計。

學生:血腥清場震驚全球,支聯會即日在跑馬地舉行「黑色大靜坐」,哀悼死難同胞,20萬人參與。支聯會並發起大規模一人一信運動,將屠殺真相告知國內親友。

6月5日,軍隊仍駐守天安門廣場,一名青年(王維林)於長安大街隻身攔截一隊坦克車,更一度攀上坦克車,最後由旁人拉開離去。支聯會代表李卓人在北京機場被公安人員拘留,被迫簽悔過書,3日後始獲釋。香港新華社門前設露天靈堂,數以萬計巿民前往致哀。

官方:6月6日,大批坦克車仍在廣場佈防,北京瀰漫白色恐怖氣氛,各國紛紛安排專機撤僑。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及戒嚴部隊少將張工舉行記者會,講述清場行動。9日,鄧小平接見戒嚴部隊軍,指事件是「反革命暴亂」,讚揚軍隊平息暴亂。


清算

清算鋪天蓋地的悲慟
被亡命的腳步撕扯拉破
成條成塊成襤褸成碎末
  ──盛雪《記憶與背叛》



官方:6月12日,公安部發出「關於堅決鎮壓反革命暴亂分子的通告」,緝捕民運人士和學者方勵之、李淑嫻夫婦等;13日通緝北高聯21名骨幹學生,名單先後為王丹、吾爾開希、劉剛、柴玲等。當局全力清算、搜捕八九民運參與者,並採取快捕快審方式,至6月底最少槍決27人,至7月估計最少拘捕5,000人。

學生:「黃雀行動」在6月中下旬展開,至1997年香港回歸前落幕,香港各界人士出錢出力,冒生命危險,救出過百名民運參與者,包括學運領袖項小吉、李祿等。


──後記──

  「六四」在內地一直是個禁忌,官方對事件曾有不同的說法及評價。一些「六四」罪人相繼出書撇清責任,前總理李鵬出版《李鵬六四日記》(原擬定名《關鍵時刻》)為自己辯護,前北京市長陳希同在回憶錄《陳希同親述——眾口鑠金難鑠真》中,力陳自己只是一名傀儡。而由「六四」受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於1995年第一次以聯署方式致函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成立專責調查委員會,獨立、公正調查「六四」事件,將真相公諸於世,當局卻置若罔聞。

  梁文道在《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中,發出連串詰問:「假如你(中共)真是對的,又何必忌諱?何必緊張?為甚麼不把當年『平暴』之後發放的宣傳品再發一次?為甚麼不大張旗鼓地慶祝『平暴』二十周年,告訴我們那『一小撮動亂分子』的真相?現在你卻恨不得月曆上根本沒有六月四日這一天,乘數表上沒有6x4這一欄?」


官方定性

  1989年6月9日,鄧小平在接見戒嚴部隊軍以上幹部時稱「六四」事件為「反革命暴亂」。6月30日,時任北京市長陳希同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上作《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將事件定性為「極少數人利用學潮,掀起了一場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的政治動亂,進而在首都北京發展成了反革命暴亂」。後來中央統一口徑,稱之為「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或「八十年代末春夏之交的那場政治風波」。

  至於傷亡數字,1989年6月6日,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和戒嚴部隊少將張工舉行內地新聞界和傳播機構的記者招待會,袁木指軍隊受傷人數5,000多,而群眾和「暴徒」則有2,000多人受傷。部隊戰士加上「罪有應得」的歹徒有近300人死亡,學生方面有23人死亡。張工更聲稱當晚在廣場上沒有打死過一名學生和群眾,也沒有用裝甲車、坦克車壓死、壓傷一人。值得注意的是,當時中國紅十字會曾對外公布過死亡人數在2,600至3,000之間。


民間見證

◎「天安門母親」群體

蔣捷連,男,遇難時剛滿17歲,生前為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高二四班學生。

馬承芬,女,遇難時55歲,生前為復員老軍人,在總政幹休四所宿舍樓下乘涼時被戒嚴部隊槍殺。

袁力,男,北方交大碩士研究生畢業,遇難前已接到美國StevnsInst.OfTech研究生部的新生入學通知書,預定9月前赴美深造。

  一個個名字,一段段蘸滿血淚的證詞,「六四」遇難者不只是一串串冰冷的數字。「天安門母親」群體多年來忍著悲痛、頂著壓力,堅毅不屈地尋訪「六四」死難者資料,至2011年8月,《六四受難者名冊》已收錄了202名遇難者的資料。歲月催人,「天安門母親」成員逐漸老去,2012年5月25日,「六四」死難者軋愛國的父親軋偉林更自縊身亡,以死抗爭,終年73歲。2013年11月7日,「六四」死難者馬承芬丈夫杜東旭病逝,至2013年,已有35位「六四」難屬離世。


◎敢言醫生蔣彥永

「我還來不及思考,在一陣密集的槍聲過後,又有不少被打傷的青年,由周圍的老百姓用木板或平板三輪送進了急診室……從10點多開始到半夜12點,在這兩個小時中,我們醫院的急診室就接收了89位被子彈打傷的,其中有7位因搶救無效而死亡。大夫們在醫院的18間手術室中,分三批做了大半夜手術,將有可能救的人都救了。」

  這是曾任職解放軍301醫院、率先揭露北京謊報SARS疫情的外科醫生蔣彥永,所描述的「六四」當晚的情景,寥寥幾句,已可想見當晚傷亡之慘重。蔣彥永醫生因上書中央要求為「六四」正名,而長期遭官方軟禁、監控。


◎抗命軍長徐勤先

「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

  日本記者伊藤正在《晚年鄧小平》中,引述當時戒嚴總指揮楊白冰的講話,透露天安門事件中有1,400多名士兵棄械逃跑,111名軍官「嚴重違反軍紀」,當中以38軍的軍長徐勤先官階最高。中共內部發行的38軍歷史,只用18個字來簡述抗命:「原軍長徐勤先違抗軍令,拒不執行戒嚴任務。」徐勤先拒絕率兵入京,鎮壓學生,其後被軍事法庭判監5年、開除黨籍,在秦城監獄服刑。據稱,徐在軍事法庭受審時表示:「人民軍隊從來沒有鎮壓人民的歷史,我絕對不能沾污這個歷史。」

  另外,不少當年戒嚴軍人其後挺身而出指證當局,如山東退伍軍人張世軍曾公開上書,要求為六四平反,並對自己當年參與屠城懺悔;解放軍39軍前雷達站長的李曉明也公開譴責六四屠城。


──人心不死──

香港及海外支援89民運

會有這樣的時候
怎能沒有這樣的時候
一年復一年,不會太久
在同一個永遠的日子
以心底的淚水釀造祭奠的薄酒
一起等待最後審判的鐘聲越來越近
  ——方舟子《會有這樣的時候》


香港

§ 維園燭海

  八九民運以和平非暴力方式展開,掀起一場全球華人爭取中國民主的運動,香港是當時及日後投入最深的地方。

  每年6月4日晚上,千千萬萬港人聚集維多利亞公園,燃起點點燭光,悼念亡魂,呼喚良知,風雨不改。這是海內外最受關注、中共治下可公開舉行的最大型「六四」紀念活動,愈來愈多內地同胞專程來港參與集會。「六四」事件中被坦克輾斷雙腿的方政,形容維園燭光是「刺破黑暗的力量,照亮良心的光芒」;八九學運領袖沈彤表示,每年維園的燭光是溫暖心靈的畫面,「那力竭聲嘶呼喊平反的力量,遠遠大於港人所想」。

§ 送暖秦城

  在一黨專政打壓下,許多異見人士、維權人士「被消音」、「被失蹤」,投入黑牢冤獄。劉曉波、高智晟、趙連海、譚作人、黃琦、劉賢斌、許志永、郭飛雄、胡佳、陳光誠、艾未未等,都先後或至今仍遭拘禁,支聯會每年在全港不同地點舉行「愛心寄秦城」/「愛心寄天安門母親」簽聖誕卡行動,寄給內地獄中良心犯、「六四」受難者家屬和維權人士,盼為他們帶來一點暖意。

§ 支持維權

  內地維權運動自2003年起逐漸壯大,民眾依法維護自身基本權益,卻屢遭當局打壓,港人每每加以聲援。

*2009年11月,毒奶粉受害家長趙連海涉嫌「尋釁滋事」罪遭刑拘,輿情激憤,港人發起連串聲援行動,立法會休會辯論案件,多名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聯名上書求情,港人並發起「中國良心犯後援會」。

*2010年2月,揭露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遭判刑5年,港人到中聯辦示威,以苦行及剃頭等方式抗議中共逼害異見人士。

*2011年4月,維權藝術家艾未未遭關押,「塗鴉少女」在全港各地畫上艾未未肖像,有網民向政府及駐港解放軍建築投射艾未未肖像,引起國際關注。

*2012年4月,揭發山東暴力「計生」而長期遭禁錮的「盲俠」陳光誠,逃脫當局監視,進入美國駐華使館,各地網友紛上載戴墨鏡或眼蒙黑布的照片以示聲援,支聯會於復活節發起「墨鏡肖像」行動。

*2014年1月,北京維權律師許志永因發起新公民運動,要求官員財產公示,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監4年。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成員及一班學生,以許志永的抗爭方式,在中聯辦門外、時代廣場、金紫荊等地方,「快閃」舉起「公民要求釋放許志永」的示威牌,聲援許志永。

§ 聲援劉霞

  自劉曉波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妻子劉霞就一直被軟禁在家,無法與外界、親友聯繫,身心飽受折磨,腸胃失調、失眠、抑鬱症等百病纏身。2014年1月中旬,劉霞心臟病發送院急救,其後欲入院檢查被拒,連基本看病的人權也被剝奪。香港「劉霞關注組」於2月14日發起「我們都是劉霞」剃頭行動,9名關注組成員在時代廣場將頭髮剃成像劉霞一樣,諷刺中共「無法(髮)無天」,要求內地解除對她的軟禁,及釋放在囚維權人士。

§ 悼李旺陽

  湖南工運人士李旺陽因「六四」坐了22年冤獄,落得半身不遂、幾近失明失聰,然而壯志不減,誓言「為了國家早日實現民主,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2012年6月6日,李旺陽被發現離奇吊死於醫院窗口,當局迅速毀屍滅跡。

  2012年6月10日,逾2萬港人上街呼冤,抗議李旺陽「被自殺」;6月13日,支聯會為李旺陽舉辦「頭七」追悼會;6月28日,4名香港青年赴湖南長沙及邵陽欲路祭李旺陽,其中兩人被扣受辱;9月中旬,本港10多個團體包括支聯會、職工盟、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等聯署,向聯合國提出申訴,要求跟進李旺陽事件……港人的聲援行動一浪接一浪,誓為鐵漢討回公道。

§ 我的8964

  「六四」是香港人的情意結,「六四」回憶既是集體的、也是個人的,紀念方式愈見多元化。自1997起,「異議聲音」每年6月3日晚8時9分匯聚尖沙嘴文化中心外通宵思念;2009年,一群八十後舉辦「六四文化祭」,包括音樂會、讀書會、向會考生派發「六四試卷」等;「活化廳」2010年發起集體行為藝術「來往廣場的單車」;2013年,嶺南大學的廣場上擺放一個仿製囚禁李旺陽的1:1「棺材倉」,長2米、寬1米、高1.6米,讓同學體驗被監禁的痛苦;「中國良心犯後援會」以「六四獻血」傳承八九民運的奉獻精神;「沒有製作」多年來在街頭報哀音,以至每年各大學、文學團體的紀念特刊、詩聚等,「六四」紀念不斷增加新的意涵。


海外

§ 2011年8月,北美8大城市圓桌會議在多倫多召開,宣布成立「北美支援中國民主運動聯盟」(NorthAmericanAllianceforDemocracyinChina,NAADC),聯盟期望日後不同城市的民運團體可以更積極、團結地支援大陸、香港的維權、民主運動和「六四」悼念活動。與會8個城市包括美國三藩市、洛杉磯、波士頓、紐約、華盛頓,加拿大溫哥華、卡加利和多倫多市。

§ 2012年5月中至6月中,溫哥華支聯會在菲沙街(FraserSt.)設立臨時「六四紀念館」,除展出圖片、文字及影音資料外,展品更包括多名已故民運人士如司徒華和李旺陽的遺物。這是繼香港後,全球唯一設立臨時「六四紀念館」的地方。

§ 多倫多每年約有200至300人參加「六四」紀念活動(10、20周年除外),是香港以外最多人參加該類活動的城市。2013年,多倫多4個大學校園內輪流舉辦「六四」展覽,希望更多人、尤其是來自中國的大學生及土生華人了解該段歷史。


  「六四」槍聲打掉中國政治改革的最佳時機,傷口至今仍在淌血、潰爛。遇難的學生、市民未能討回公道,倖存者、遇難者家屬飽受打壓。毒奶粉事件、豆腐渣學校、封殺《零八憲章》、打壓公民運動等,每年發生的群體事件數以十萬計,官場腐敗變本加厲,法治民主遙不可及;香港的政改亦受挫、自由不斷遭到侵蝕……如作家冉雲飛所言,「每天發生的災難成為八九六四災難的延續。」

  以史為鑑,才能避免悲劇重演。「六四」遇難者蔣捷連之父蔣培坤曾說:「當我們面對眼前的暴行時,萬萬不要把眼睛閉上;當我們回首昔日的暴行時,萬萬不要把暴行從記憶中抹去。人類反抗強權的歷史,就是記憶反抗遺忘的歷史……罪惡一旦被遺忘,就會重演,但願飽經憂患和苦難的中國人能記住這一點。」



  八九六四,人民不會忘記。



下載 http://issuu.com/64museum/docs/64museum_2014_board


──想一想──

香港及海外

─你認為「六四」事件是否令中國政府收緊了對香港政策,例如在《基本法》重新加入要求特區政府立法保障國家安全、回歸後十年政制才能檢討等?

─特首梁振英在1989年和今天對「六四」事件的看法為甚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近年來,一些市民認為「六四」是中國的事情,香港人不必關心。你是否同意?為甚麼?

─你認為外國政府關注「六四」事件及中國人權狀況是否干涉中國內政?

中國

─《人民日報》於1989年4月26日發表《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是否激化學生與政府的矛盾?為甚麼?

─學生應否以絕食、絕水等傷害自己的方法作為抗爭手段?為甚麼?

─1989年5月15日蘇聯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問中國前夕,學生是否應該撤離廣場,或轉移到其他地方集會?為甚麼?

─你是否贊同中國政府宣布戒嚴?為甚麼?

─民主女神像在天安門廣場豎立,對民主運動有甚麼意義?

─為甚麼1989年6月3日晚至4日凌晨軍隊暴力清場時,最多人傷亡的地方是離天安門廣場較遠的木樨地?

─中國政府至今仍經常強調,如不是果斷結束動亂(這是政府的說法),就沒有從九十年代起的高速經濟增長。你是否同意?為甚麼?

─假設你是王維林的朋友。1989年6月5日,你和王維林身處北京長安大街,當他表示要走出馬路阻擋坦克時,你會勸阻他?跟他一起擋坦克?還是不管他自己先離開現場?

─你認為中國政府有沒有其他不流血、和平的方法結束學運?

─「六四」事件是否導致1989至91年東歐民主化、東西德統一及蘇聯解體的原因?

─中國政府對「六四」屠殺的定調,從「反革命暴亂」改為「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你有甚麼看法?